|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末世奇葩:魏忠賢從草根太監混到九千歲

末世奇葩:魏忠賢從草根太監混到九千歲

關鍵詞:肅寧歷史名人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新浪讀書
  • 電 話:
  • 網 址:http://www.cneovw.tw/
  • 感謝 qiao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5736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魏忠賢(1568~1627年),原名魏進忠,河間肅寧(今河北肅寧)人。他生性貪玩,逐漸養成了好吃懶做的習慣,長大后成為市井無賴。由于無法歸還賭債,遭到眾多賭徒的羞辱,他無奈之下自宮,后來進宮當了太監。明熹宗即位后,開始平步青云,拉開了中國歷史上最昏暗的宦官專權的序幕。他自稱“九千歲”,排除異己,專斷國政,以致人們“只知有忠賢,而不知有皇上”。明思宗(崇禎帝)即位后,打擊懲治閹黨,治魏忠賢十大罪,命逮捕法辦。他最終自縊而亡,其余黨亦被徹底肅清。   與皇帝的奶媽結成掛名夫妻   明隆慶二年(1568年),魏忠賢在河間肅寧(今河北肅寧)的一戶貧困人家出生。他從小就不喜歡讀書識字,整天在外玩耍,并和一些地痞無賴交上了朋友。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變得越發游手好閑了,吃喝嫖賭樣樣精通。他酷愛賭博,為了逃避賭債經常東躲西藏。長大成人后,他娶了馬氏為妻,并有了一個孩兒,但他依然沒有改掉一身的惡習,被人稱為市井無賴。   有一天他又去賭博,由于賭運不佳,將手里的錢都輸光了,最后還欠了賭債。因為還不起,他便跑到一個酒樓中躲了起來。沒想到債主還是找到了他,并將他拽到了大街上,打罵、羞辱他,讓他用自己的妻子抵債。魏忠賢羞憤交加,感到無地自容,于是就拋棄了妻兒離家出走,在外面四處流浪。流浪期間他一直在尋找出人頭地的辦法。通過一番痛苦的思考,他終于下定決心,自宮后到皇宮中當太監。在當時,做太監稱得上是很“時髦”的職業。因為太監有機會接近皇上,一旦受到皇上的恩寵,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到時就連整個家族都能跟著沾光,對于他這種好吃懶做的人來說,可稱得上是出人頭地的捷徑。于是魏忠賢狠心自宮,啟程來到了北京,托人找門路,最終進入了皇宮。   剛進宮時,他是最下等的太監,被安排做雜役。這種日子和魏忠賢理想中的日子差得太遠。于是他憑著阿諛奉承的本事,投在大太監魏朝門下,并從此時起改姓李,名進忠。沒過多久,他靠自己的花言巧語討得魏朝的歡心,在他22歲時就已經由一名普通的雜役太監轉到司禮監秉筆太監、掌管東廠的孫暹手下,負責管理庫房。管理庫房能撈到很多好處,這使魏忠賢逐漸富裕起來。而且這份工作也比原來的工作輕松許多。在宮中立足之后,魏忠賢才恢復原姓。在隨后的日子里,他極力巴結魏朝,并和魏朝結拜為異姓兄弟。魏朝被他哄得非常開心,便將他推薦給后宮的王才人,讓他當上了辦膳太監,負責管理伙食。   王才人乃是神宗萬歷皇帝的一名妃子、皇太孫朱由校的生母。當時管理太子宮事的太監是王安。魏忠賢就通過太監魏朝介紹,又投到王安門下,并逐漸受到重用。這對魏忠賢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機,因為這是接觸未來皇上的大好機會。由于朱由校年幼,魏忠賢便抓住小孩子喜歡玩耍的特點,想方設法哄朱由校開心,并且不時地送些宮內少見的玩物和各種美食給太子,以此來取得朱由校的歡心。   朱由校的奶媽名叫客氏,這是一個很有城府的女人,做事情也非常狠毒。客氏也知道朱由校早晚都是皇帝,因此總是極力討好他。按照皇宮的慣例,皇子停奶后,奶媽必須離開皇宮,但客氏卻不想離開。于是她想盡一切辦法,讓朱由校對自己產生依賴感。朝中的大臣們曾經多次上疏,要求客氏盡快離開皇宮,但善于利用皇子感情的客氏依然留在了宮中。朱由校的母親去世后,客氏便扮演了朱由校母親的角色。魏忠賢看出客氏在朱由校的心目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于是便向客氏大獻殷勤,討得了她的歡心。   朱由校在16歲時當了皇帝,稱為熹宗。這時客氏的地位也隨之高升。魏忠賢為了爬得更高,便加緊討好客氏,終于令客氏拋開魏朝(魏朝曾經與客氏結成了“對食”),與魏忠賢結成了“對食”(就是太監與宮女結成掛名夫妻)。魏朝對這件事情非常不滿,開始怨恨魏忠賢,并試圖將客氏拉攏回來。但魏忠賢很有手段。隨著時間的推移,客氏反而越來越疏遠魏朝。魏朝氣憤異常,為了奪回客氏,開始在乾清宮的暖閣子里大罵魏忠賢。隨即兩人沖突不斷升級。事情越鬧越大,最后傳到了熹宗朱由校那里。為了平息這件事情,熹宗親自出面,詢問客氏愿意和誰“對食”。客氏說自己喜歡魏忠賢,討厭魏朝。熹宗便親自指名將客氏配給魏忠賢。魏朝知道無法改變局勢,只好灰溜溜地退到局外去了。沒過多久,這個曾經幫助過魏忠賢的魏朝就被他們在鳳陽害死。   客氏總是想盡辦法哄熹宗開心。因此熹宗對她也是恩寵有加,還把她的兒子侯國興任命為錦衣衛千戶,將其封為奉圣夫人。此時的客氏榮華富貴應有盡有,整天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每次出門都有許多家奴婢女在一旁服侍,她坐在八抬大轎上對眾人指手畫腳。宮中所有的下人都稱呼她為“九千歲老太太”。   魏忠賢也在客氏的鼎力協助下逐漸受到熹宗的賞識。沒過多久,熹宗就將魏忠賢從惜薪司提升為司禮監秉筆太監。司禮監秉筆太監的職責是代替皇帝執筆批閱大臣們的奏章,算是皇帝身邊最親近的人。本來這個職位只有識字的太監才能擔任,但魏忠賢根本就不識字,他之所以能夠得到這個位子全憑借客氏的幫助。魏忠賢有了皇上這座靠山,手中也有了權力,就變本加厲,在宮內胡作非為。宮女和太監都受到他們二人的管制。如果有人不服從就會受到迫害。   為了使自己能夠獲得更大的權力,陰險的魏忠賢摸透了熹宗的脾氣秉性。他知道皇上生性好動,特別愛好騎馬、泛舟,于是就投其所好,命人到各地挑選上好的馬匹供皇帝騎乘。這使皇宮幾乎成了跑馬場。除此之外,魏忠賢還經常慫恿皇上到北海泛舟。為了博得皇上的開心,有時候他與客氏還充當船夫。魏忠賢還將宮女與宦官們組織起來在宮中列陣,早晚都進行操練,稱之為內操。皇帝可以像將軍那樣指揮眾人互相交戰。糜爛的生活使明熹宗逐漸荒廢了朝政。   熹宗還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就是土木工程,他不僅會使用斧鋸,還能夠蓋房子、刷油漆,最為拿手的就是雕刻制作小型的工藝品。熹宗在干活的時候全身心投入,任何事情都無法使他分心。就算是有大臣稟報國家大事,他也極不耐煩。深知皇上秉性的魏忠賢見有機可乘,便專門在熹宗專注于木工活時拿出大臣們的奏章,請求皇帝批示。熹宗便不耐煩地說:“我忙著呢,你先處理一下。”時間一長,批閱奏章的權力就逐漸落到了魏忠賢手里。魏忠賢也就開始為所欲為,許多事情都不再稟報皇上,而由自己定奪。有些事情群臣明知是魏忠賢的主意,可是也只得照辦。魏忠賢權勢愈高,野心也更大。他在每次出宮時,都坐著高貴華麗的車子,身著錦衣玉帶,鑼鼓開道,聲勢浩大的隊伍在后面跟隨,手執佩刀的衛士前后擁簇。許多官紳都跪拜在道路兩旁,稱呼“九千歲”。   作威作福,殘酷打擊東林黨   魏忠賢的所作所為在歷代的宦官中幾乎達到了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地步;而熹宗的懦弱昏庸也稱得上少見。魏忠賢的權力越大,他就越感到害怕,怕自己失去權力后遭到別人的報復。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他開始培植自己的武裝。他在宮中挑選體格健壯的太監組成一支禁軍,將從兵部要來的大量火器配發給眾太監。魏忠賢經常帶領這支隊伍在紫禁城內操練。隊伍的指揮部就設在五鳳樓上。為了長期控制這支隊伍,魏忠賢將自己的心腹安插到軍中,并讓他們在軍中擔任要職。這支隊伍在紫禁城內演練時,鼓聲隆隆,火器發出的聲音擾得皇宮不得安寧。魏忠賢穿著盔甲,騎著高頭大馬巡視軍隊。就算熹宗在場,魏忠賢也敢騎馬來回疾馳。熹宗卻并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極端的縱容使魏忠賢愈來愈放肆。   當時朝廷中的許多士大夫都是東林黨人,并以江南士大夫為主形成了一個政治集團。東林黨人主張開放言路、實行改良,并擁有左右輿論的力量,在朝中也占據了一些重要的位置。內閣首輔葉向高、禮部尚書孫慎行、都御史鄒元標和左都御史趙南星等人都是東林黨人;此外,還有左副都御史高攀龍、左副都御史楊漣、僉都御史左光斗等人。 剛開始,魏忠賢與東林黨人的關系還不緊張,并且很敬重趙南星。但趙南星卻在一次交談中鄭重地告誡魏忠賢,不要對皇帝有什么歪主意,要盡心盡力侍奉皇帝。這句話令魏忠賢非常不高興。天啟三年(1623年),魏忠賢當上了東廠提督。許多東林黨人的對頭紛紛投靠魏忠賢,而魏忠賢也需要結交朝中的文武大臣,兩下一拍即合。他讓田爾耕掌控錦衣衛;許顯純升任鎮撫理刑,負責監視朝廷內外動靜,發現異常,立即鎮壓。與此同時,魏忠賢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還大量網羅宮中的太監。時間不長,司禮監太監王體乾、涂文輔、石元雅、李永貞等人都成了他的黨羽。此時,魏忠賢想方設法大力網羅黨羽,讓自己的心腹把持朝中的要害部門。然而魏忠賢和客氏的所作所為已經引起了東林黨人的強烈不滿。他們打算拆散魏忠賢和客氏,以削弱他們的勢力。所以御史畢佐周、劉蘭上疏,建議熹宗將客氏遣送出宮。但熹宗很迷戀客氏,他以皇后年紀尚幼,需要客氏照料為由拒絕了東林黨人的建議。但由于大多數官員一再上疏,熹宗無奈,便將客氏送出宮,但沒過多久又派人將其接了回來。這就使東林黨人拆散魏忠賢和客氏的計劃失敗了。魏忠賢因此對東林黨人懷恨在心。   天啟四年(1624年)初,以御史李應升為首的眾位大臣先后上疏,共同揭發魏忠賢犯下的種種罪行。可是熹宗卻沒有看到大臣們的奏章,因為所有的奏章都需先由魏忠賢過目后轉呈熹宗。魏忠賢發現有彈劾自己的奏章便扣留下來,然后以熹宗的名義責備朝中大臣。天啟四年三月,魏忠賢指使黨羽給事中傅樾和自己的外甥傅應星向熹宗誣告汪文言。熹宗偏聽偏信,將汪文言捉拿下獄,交掌鎮撫司劉僑審理。最后汪文言遭到廷杖,并被革職。魏忠賢認為劉僑對汪文言的處罰太輕,一怒之下將劉僑革職,把自己的心腹之一許顯純推到了掌鎮撫司的職務上。   天啟四年六月,副都御史楊漣見魏忠賢無法無天,非常憤慨。楊漣將魏忠賢的所作所為整理成24條罪狀,冒著生命危險上奏熹宗。奏章中寫道:“其罪一,魏忠賢原本是市井無賴,中年凈身進入宮中,在博取皇上信任后,擅權亂政,破壞祖宗的內閣票擬制度。其罪二,為了翦除異己,魏忠賢指使黨羽孫杰陷害顧命大臣劉一燎、周嘉謨,導致二人離位。皇上因此落下了驅逐先朝老臣的罪名。其罪三,魏忠賢賞罰不明,顛倒是非,排斥公正無私的忠臣孫慎行、鄒元標;袒護制造混亂的方從哲……上述所言句句屬實,只是皇上左右的人畏懼閹賊的權勢不敢上奏;外廷百官靜觀事態發展也無人上奏。雖然有人揭發閹賊的罪行,但客氏又在皇上面前為他開脫,致使無法無天的閹賊依然我行我素。如今閹賊依托門墻,宮中府中大事小事,無一不是忠賢專擅。宮廷之內都只知道有忠賢,不知有皇上。皇上的尊嚴何在?皇上年富力強,豈能受制于宦官小人?請皇上召集文武百官,將其嚴懲,以正國法,并將客氏遣出皇宮,以清除隱患。若能為國除此大害,臣就算一死也在所不惜……”   楊漣在奏章中提出的任何一條罪狀都可將魏忠賢和客氏置于死地。楊漣上奏章的事情很快就在百官中傳開。所有的正直大臣都很敬佩他。魏忠賢看到奏章后,認為此事非同小可,于是他利用奏章尚未交給熹宗的機會,急忙將客氏和王體乾等心腹召集到一起,商討應對之策。一番密謀之后,眾人一起去找熹宗。魏忠賢來到皇上面前哭訴道:“奴才一心為皇上辦事,沒想到反遭到了楊漣等人的惡意誹謗。奴才就算是死也無法報答皇上的恩情,怎能做出對皇上不利的事情呢?懇請皇上免去奴才的職務,讓我可以專心侍奉皇上。”客氏趁機也在一旁說魏忠賢忠心為主,從沒做過違法的事情。楊漣等人是在誣陷魏忠賢。此時的熹宗并沒有閱看奏章,而是命一旁的王體乾念給他聽。王體乾依照事先制定好的計劃,在宣讀楊漣的奏章時故意歪曲原意,并將要害處略去不念。每念完一條,魏忠賢便為自己辯護一番。在他們的迷惑下,熹宗不僅沒有責怪魏忠賢,反而認為楊漣捕風捉影,下旨將楊漣訓斥了一頓。   皇上斥責楊漣的事情令滿朝的大臣非常氣憤。僉都御史左光斗、屯田司郎中萬璟、都給事魏大中、給事中陳良訓、御史袁化中等70多名大臣聯名上奏,請求彈劾魏忠賢。河南道御史袁化中在奏章中寫道:“魏忠賢障日蔽月,逞威作福,視大臣如奴隸,斥言官若孤雛……朝野共危,人神共憤。”李應升也在奏章中義正詞嚴地寫道:“楊漣彈劾太監魏忠賢的24大罪,并非楊漣一人所言,而是朝中百官的共同心聲。”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有百多份奏章上呈朝廷;內閣重臣葉向高、禮部尚書翁正春也極力主張將魏忠賢趕出皇宮。但是昏庸的熹宗不但沒有采納眾人的意見,反而替魏忠賢辯護:“政事朕所親裁。”并將此事交由魏忠賢自己處理。魏忠賢知道熹宗有意偏袒自己,便在熹宗離朝之后,立刻以熹宗名義訓責眾位大臣。隨后指使手下黨羽搜集與自己為敵的大臣名單,開始計劃如何處置他們。   沒過多久,工部郎中萬燎又上疏:“魏忠賢生性狡猾,貪得無厭,無事生非,陷害忠良……皇上怎能將他留在身邊呢?”奏疏呈上去后,魏忠賢勃然大怒。他將先前百官彈劾自己時的滿腔怒火都發在萬燎身上,當即派黨羽到萬燎的家中捉拿萬燎,隨后將萬燎帶到宮中,打了他一百廷杖,致使萬燎被活活打死。萬燎死后,巡城御史林汝翥因處治犯罪的宦官而得罪了魏忠賢。林汝翥怕遭到魏忠賢的報復,急忙逃到遵化。因為林汝翥是內閣大學士葉向高的外甥,魏忠賢便趁此機會,詐稱葉向高將林汝翥匿藏在自己府上,并派大批黨羽包圍葉宅,強行搜府。葉向高是三朝元老,怎能受此侮辱。他立即上疏請皇上罷免魏忠賢。但熹宗毫不理會。葉向高無奈之下請求回鄉養老。昏庸的熹宗竟然當即點頭同意。葉向高走后,魏忠賢加快了打擊東林黨等正直人士的步伐。楊漣、魏大中等十幾位忠于朝廷的大臣因為受到迫害相繼辭官。魏忠賢趁此時機,將自己的心腹們安插到了各個重要的職位上。   手段殘忍,天怒人怨   在魏忠賢的淫威下,許多貪生怕死、見利忘義的朝中大臣都投靠在他的門下。從朝廷到地方,共有80多位大臣投靠他。在魏忠賢眾多的干兒義孫中,以“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等人最出名。他們為虎作倀,無惡不作,是魏忠賢迫害反對者的得力助手。在這些走狗手下還有數不清的爪牙。須發皆白的禮部尚書顧秉謙論年齡能當上魏忠賢的父親,但他卻帶著自己的兒子去拜見魏忠賢,說自己的胡子已經白了,直接喊魏忠賢為義父不太合適,所以請求魏忠賢將自己的兒子收為義孫。大學士、吏部尚書魏廣微因為也姓魏,便對外說自己查過族譜,按輩分論,自己是魏忠賢的侄兒。這樣一來,他也就得到了魏忠賢的信任。他想提拔或罷黜哪位官吏,魏忠賢都能夠幫其做到。因為二人在投靠魏忠賢后都得到了升遷,所以兩人對魏忠賢俯首帖耳、唯命是從。在魏忠賢殘害異己時,兩人非常賣力。許多詔令都是由他們起草,然后再以皇帝的名義頒布。魏忠賢通過這些黨羽控制了朝中的內閣、六部、廠衛以及地方上的大部分總督、巡撫。《明史》曾寫道:“自內閣六部、四方總督巡撫,遍置死黨”。   魏忠賢身邊的大小爪牙們都知道,只要能哄得他高興,就能得到很大的好處,于是都想盡辦法取悅他。魏忠賢的生日是正月十三日,每年的這個時間都是手下黨羽大獻殷勤的好時機。他們將自己在各地搜刮的奇珍異寶獻給魏忠賢。送禮的隊伍還要排長隊,等待著乾清宮門打開。宮門外的臺階上下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禮物,以至于需要幾十名太監來回搬上大半天。由于前來拜壽的官員太多,屋中坐不下,許多人都只能站在一旁。拜壽的人口中高呼“九千歲”。更有甚者還喊:“九千九百歲爺爺!”這些聲音此起彼伏,震耳欲聾。   天啟五年,魏忠賢再次將與楊漣關系密切的內閣中書汪文言抓到大牢中嚴刑拷打。他想逼迫汪文言承認楊漣、左光斗等人意圖謀反,從而達到自己斬草除根的目的。許顯純在魏忠賢的指使下對汪文言動用了最殘酷的刑法進行逼供(械、鐐、棍、拶、夾杠)。汪文言被打得皮開肉綻,但他寧死也不肯誣告楊漣、左光斗。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許顯純便寫了一份假口供,在汪文言昏死過去時,拿著他的手畫押,然后將他殺害。之后魏忠賢指使同黨紛紛上告楊漣等人打算謀反。楊漣、左光斗、周朝瑞、魏大中、顧大章、袁化中等六人因此接連遭到逮捕,并根據許顯純捏造的假口供給六人定下罪名,押送到北鎮撫司實行喪心病狂的人身摧殘。魏忠賢勒令六人每天跪在臺階前,在對其施以各種酷刑的同時,還將他們的衣服全部撕碎,讓他們在外面裸露著身體,承受著人格上的污辱。楊漣、左光斗等人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身上血肉模糊,受刑的傷口化膿,許多地方都露出了骨頭,其狀慘不忍睹。天啟五年(1625年)七月二十六日,在魏忠賢等爪牙的折磨下,楊漣被重物壓身,兩耳貫入鐵釘殺害,血肉模糊的尸體上爬滿了蠅蛆。他死后被血衣包裹,草草掩埋了。左光斗更為凄慘,死前經受了炮烙之刑,面部被燙得焦爛,膝下的肌肉都已脫落,露出了里面的筋骨,慘不忍睹。楊漣、左光斗二人被害死后。魏忠賢認為如果所有人都死在獄中,影響力太小,于是便公告天下,準備將顧大章交給錦衣衛處治。顧大章不甘心再次入獄受辱,便服藥自盡。由于藥力不足,沒能死去,他便上吊自殺。其他幾人也遭到了酷刑拷訊,先后喪命。   此后魏忠賢更加囂張跋扈,也加快了排除異己的速度。   天啟五年十二月,魏忠賢以朝廷的名義,按照擬好的名單將反對自己的正直官員或削職為民,或抓捕入獄。當尚書李宗延、張向達等50多位大臣相繼被罷免官職后,朝堂為之一空。對于百姓,魏忠賢也沒有放過,如果發現有人議論魏忠賢,便會將其逮捕,對其施以酷刑。數不清的人因此遭到了割舌的懲罰,以致人們在街道上相遇后,都不敢開口說話,只能用點頭來表示相互間的問候。 天啟六年(1626年),魏忠賢又興起第二次大冤獄,將周順昌、周宗建、周起元、纓昌期、高攀龍、黃尊素、李應升等人逮捕入獄,罪名是“受賄”、“結黨”等。當時高攀龍在家中的后花園與兩位學生飲酒。聽到周順昌被捕的消息,他笑著對學生說:“我向來將生死拋諸腦后,如今機會來了。”他隨即囑咐妻子兒女不要驚慌,并立即寫好兩張紙條交給孫子說,“明天將紙條交給前來的官兵。”隨后他將人全部趕走,整好衣冠,向北叩拜后投池自殺。他的孫子打開爺爺交給的兩張紙條才知道是遺書。上面寫道:“我雖然削職在家,但以前是國家大臣。羞辱大臣就是羞辱國家。我不忍受辱,只有像屈原那樣為國而死。”百姓聽聞無不為之惋惜。   除了高攀龍外,其余6人在獄中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最后都慘死在魏忠賢的手下。周順昌裸露著身體被重物壓住頭部致死;拒絕給魏忠賢寫碑文的纓昌期被魏忠賢定成了“反魏”的罪名,在嚴刑拷打之下,十指被全部打斷了;周宗建被鐵釘釘入身體,然后被沸水活活燙死。其他幾個人在死后,也都面目全非,無法辨認。   此時,魏忠賢已經羽翼豐滿,權勢通天,威福天下。滿朝文武無不仰其鼻息,就連內閣成員草擬圣旨時,都要注明“朕與廠臣(閹黨對魏忠賢的稱呼)……”當年六月,浙江巡撫潘汝楨為討得魏忠賢的歡心,確保自己能享受榮華富貴,想出了極為荒唐的主意——為魏忠賢建生祠(就是在人還活著的時候建廟)。他的奏章遞上后,魏忠賢立刻用熹宗的名義下旨,同意了潘汝楨的請求,還為生祠賜名“普德”。潘汝楨見投機已經見效,便立即向百姓收取建廟的銀兩,使得許多老百姓為此傾家蕩產。在潘汝楨的全力督造下,魏忠賢的第一座生祠在杭州西湖畔出現了。這座生祠的規模和精巧程度不亞于皇宮祠堂。魏忠賢的雕像和本人一般大小,用純金鑄成身體,用珠寶瑪瑙制成了五官,穿著的衣服也極其華麗。在普德祠落成的當天,潘汝楨率領當地的文武官員向魏忠賢的雕像行跪拜大禮。再加上鞭炮齊鳴,杭州西湖被弄得烏煙瘴氣。杭州的普德祠建立后,各地紛紛效仿。在蘇州有“普惠祠”,松江有“德馨祠”,揚州有“沾恩祠”,淮安有“瞻德祠”,在北京有“茂勛祠”、“廣仁祠”、“隆恩祠”……在全國建立的生祠數不勝數,而規模也是一個比一個宏大。建一座生祠至少要花掉數萬兩銀子,最多者達到了上百萬兩,這就給老百姓帶來了無盡的苦難。由于修建生祠,光開封就拆毀了上千間民房。更有甚者,有的地方拆毀了一萬多間房屋,致使百姓居無定所,只好在外流浪。一些正直官員反對這種禍國殃民的做法,都沒能逃過魏忠賢的毒手。像胡士容、耿如紀等人就是因為反對修祠而丟掉了性命。   自知難逃一死,畏罪自殺   魏忠賢的專橫使得天啟年間吏治腐敗,官僚機器基本陷于癱瘓。努爾哈赤建立的后金政權此時乘機南下,很快就攻占了遼東、遼西的大片土地。天啟六年(1626年),袁崇煥率軍擊敗努爾哈赤大軍。努爾哈赤在交戰中身受重傷,退兵后病死于盛京(今沈陽)。朝廷將這一戰役夸耀為寧錦大捷。領兵浴血奮戰的袁崇煥因不肯投靠魏忠賢而未加封賞。但吏部尚書王紹徽為討好魏忠賢,卻上疏說這都是魏忠賢“用人得當”,應該予以嘉獎。熹宗便下旨重賞了魏忠賢。當年冬天,皇極殿、中極殿、建極殿相繼建成。李永貞、周應秋又上奏頌揚魏忠賢的功績。于是熹宗下旨封魏忠賢為“上公”,加恩三等;他的侄子魏良卿由肅寧伯晉封為肅寧侯,并世襲錦衣衛指揮。就連剛會說話的魏氏小兒也被封爵授官。年僅三歲的魏良棟被封為東安侯,二歲的侄孫魏明翼被封為安平伯。最為可笑的是,山東發現珍奇動物,巡撫李精白畫圖上報朝廷。禮部尚書黃立極在草擬圣旨時說:“這都是因為廠臣(指魏忠賢)德性好,所以才能出現吉祥之獸。”   魏忠賢雖然權勢炙手可熱,但他倚仗的是不諳政事的熹宗朱由校。如果這個靠山倒了,他也就失去了發號施令的依據。天啟七年(1627)八月,熹宗病重,魏忠賢清楚地意識到只有保住熹宗,自己的地位才能得以鞏固。因此他挖空心思地調理熹宗的身體。張皇后對此也十分焦慮。當時有傳言說魏忠賢陰謀篡位,這使得皇后惴惴不安。熹宗荒淫無度,卻沒有留下兒子。熹宗的五弟信王朱由檢為人恭謹。張皇后認為他可托付大事,便想向熹宗推薦信王為皇位繼承人。但魏忠賢等人始終在宮殿內外把守,令張皇后一直未能如愿。直到有一天,魏忠賢有事離開熹宗床前。張皇后便乘機傳召信王朱由檢進宮面圣。熹宗躺在病榻上有氣無力地對信王說:“望吾弟將來能成為像我一樣的君主。魏忠賢是忠臣,應予以重用。”信王只是跪在地上叩頭,并未作表態。   當年八月二十三日,23歲的明熹宗駕崩。信王朱由檢繼承皇位,稱為明思宗,定年號崇禎。此時的魏忠賢沒有了靠山,感到性命難保。他手下的黨羽也都膽戰心驚。魏忠賢思考再三,決定發動宮廷政變,奪取皇位。在與心腹兵部尚書崔承秀密謀時,崔承秀卻認為異姓登基不可能。真要發動兵變,各地的軍隊必然前來攻打。魏忠賢只好作罷。   朱由檢登基后,深知魏忠賢和客氏的厲害,也知道狡猾的魏忠賢樹大根深,黨羽眾多,自己稍有不慎,就會遭到他的毒手,于是就采用麻痹戰術,說:“卿輔佐朕的皇兄,勞苦功高,不過卿是內臣,無法封賞爵位。朕想封卿侄魏良卿為太師,晉寧國公,并賜鐵券,作為朕對卿的酬勞。”魏忠賢聽后才放心了。   但是沒過多久,崇禎帝便將兵部尚書崔承秀罷官免職,又以建立生祠勞民傷財為由,將浙江巡撫潘汝楨貶為平民。當年九月,他又下令將客氏遣出皇宮。這是崇禎清除魏忠賢勢力的前奏。這時許多官員看出了崇禎皇帝的意圖,紛紛上疏彈劾魏忠賢,請求皇上將魏忠賢等奸黨全部鏟除。嘉興貢生錢嘉征彈劾魏忠賢十大罪狀:“與先帝平起平坐;誣陷張皇后;大興內操,弄兵宮廷;破壞祖制;總攬軍權,控制漕運,擾亂朝政……徇私舞弊,受賄徇情。”崇禎帝當即將魏忠賢集中在宮內操練的軍士解散,并免去魏忠賢司禮監和東廠總督的職務。當年十一月,崇禎降旨,命魏忠賢赴鳳陽皇陵擔任燒香太監,看守祖陵。   此時的魏忠賢還心存幻想,攜帶著自己搜刮來的財寶和千匹好馬,在黨羽的護送下啟程。當魏忠賢途經阜城時,聽說崇禎皇上下旨要處死自己,驚慌之余,心中凄涼,認為生不如死,便于當天晚上和他干兒子李朝欽一道上吊自盡。崇禎得知魏忠賢自殺后,便命人將魏忠賢的首級掛在河間示眾,并沒收全部家產,隨后又處死了客氏。沒過多久,朝廷頒布“欽定逆案”,當即處死6名首惡;秋后處決19人;充軍11人;革職44人;徒刑三年后準許贖身為民者129人。宦官魏忠賢雖然死了,但他在短短的7年中專橫跋扈,擅權亂政,給明末社會造成了嚴重的后果。這直接導致了17年后明朝的滅亡。   在名義上,魏忠賢本人除了司禮太監和提督東廠太監職務以外,還晉上公,加恩三等。再者有熹宗所賜印鑒,文曰“顧命元臣”。而實際上,他的權勢遠不止這些。人們對他本人有九千歲的稱謂,對他的雕像行五拜三稽首之禮。凡朝中草疏,李永貞必遣人急速馳白,即百里外,亦一日往返,傳達魏忠賢之意,票擬始敢批發。魏忠賢是否有心篡位,這并不重要,而他權勢的發展,已經威脅到皇權,這一點就足以決定他的命運了。 文章摘自《歷史的玄機》  作者:常樺,岳衛平 出版社:中國華僑出版社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肅寧!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8931797892 傳真:"" 郵箱:78916960#qq.com
地址:肅寧縣清源街紅豆食府北鄰 郵編:062350
Copyright © 2004-2019 肅寧在線運營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7qO9tfOifhxvKTje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